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济南律师马如杰的博客

心存敬畏,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马如杰律师,济南市第四届青年优秀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硕士学位,中国致公党党员。 擅长刑事辩护,办理了大量刑事案件,包括故意杀人案,故意伤害案,寻衅滋事案,受贿案,滥用职权案,玩忽职守罪,敲诈勒索案,非法拘禁案,毁坏公私财物案,盗窃案等刑事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 手机:13905315398 电子邮箱mrjlawyer@126.cn 律师在线咨询TM:844148651 律所网站:http://www.9148law.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吴英无陈军受贿直接证据 东阳公安迅速以诬告定罪  

2014-08-07 06:2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英涉嫌“诬告”风波细节

  获知父亲被拘多次哭泣

  本报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寥寥数语的一纸“情况说明”,在一周的时间里,竟然引起轩然大波。

  入狱服刑届满两年的浙江东阳“亿万富姐”吴英在8月1日与律师会见过程中泣不成声。她没有想到,她写下的涉及东阳市副市长陈军收钱的这张纸,将她的父亲吴永正和代理人蔺文财“送进”了看守所。

  吴英多次哭泣

  7月30日下午,东阳市委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吴永正以及吴英案代理人蔺文财被东阳市公安局刑拘,二人均涉诬告陷害罪之外,吴永正还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

  8月1日上午,吴英案代理律师吕海波在浙江省女子监狱会见吴英。据转述,吴英对父亲及蔺文财被拘一事非常惊讶和气愤,会见中曾多次伏案哭泣。

  吴英称,她确曾给蔺写过说明,指称曾在看守所举报过原东阳市财政局副局长陈军,理由是陈向其要过十多万元,她认为陈不适合担任其资产处置小组负责人。

  吴英对一直为此案奔走的年迈父亲和代理人被拘表示“内疚”。吕海波特别解释,吴英的“内疚”在于案件拖累了帮她的人,而并非自己反映的事实失实。

  吕海波以案件敏感为由,拒绝透露其他与吴英的谈话内容。他仅表示,主要是核实警方调查吴英的细节,以及吴英反映陈军索贿一事的细节。

  据记者了解,吕海波在8月1日和4日对吴英进行了两次会见。“因案情很复杂,我要与另一位律师朱建伟商量后再安排下一步工作。”吕说。

  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7月22日,蔺文财在会见吴英时,吴除写下上述书面说明之外,并讲述“十多万元钱”是送到陈的家中。

  据媒体公开报道,会见结束后,蔺文财23日即携带吴英的书面说明,前往东阳市委市政府,申请陈军回避。

  东阳市官方7月26日通过媒体表示,他们针对蔺文财的反映和媒体的报道立即展开调查,确定陈军在吴英案中未涉及受贿问题。另外,陈军在7月26日就吴英、蔺文财诬告一事向公安部门报案,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东阳市官方“确定陈军未受贿”的说法引起哗然。多家主流媒体发表评论质疑,如“东阳市自查副市长结论能服众吗”、“副市长涉贿应由谁宣布”等。

  7月31日,浙江律师吴有水给东阳市政府发函,要求公开东阳市政府关于陈军是否涉及受贿问题的调查报告。8月2日,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也要求东阳市对此调查内容进行公开。他们疑问,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东阳官方是如何调查清楚这起复杂且相对隐秘的受贿事件的?

  东阳警方办案

  东阳市公安机关快速介入吴英等人涉嫌诬告陷害案,也令外界关注。

  梳理案件时间节点可知,东阳官方通报陈军在7月26日报案,7月29日晚蔺文财在太原机场登机时被控制,同一时间吴永正在东阳被控制。

  “这种办案速度令人惊讶。”王永杰说,从法理上讲,东阳市公安局应当回避此案,由上级公安机关指定异地公安机关办理。

  “陈军是副市长,东阳市公安局与陈军存在行政隶属关系,可能会影响案件的公正处理。”王说,他已就此提交了管辖权异议书。

  据悉,陈军报案后,东阳市公安局曾派警察到监狱中核实情况。据转述,办案警察主要核实以下问题:一是吴英能否指认出多张相片中的陈军,二是陈军当时的身份是财政局局长,而不是吴英所写的副局长,三是吴英所称陈军要钱的细节。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吴英未能从一堆相片中指认出陈军,并称陈军是“原东阳市财政局副局长”可能有误,至于送“十多万钱”也没有证据。

  记者6日就此多次致电东阳市公安局局长陈锋求证,但他短信表示正在开会未接电话,至本报截稿时也未回复记者的求证短信。

  东阳市财政局一位退休官员对本报记者证实,陈军此前确曾担任该局副局长,但约在1997年后升任局长,吴英案发于2006年前后,此时陈军已经不是副局长。

  北京多位法律界人士表示,行贿受贿一般在暗中进行,隐秘性很强。如果举报人没有掌握直接证据,行贿受贿很难被坐实。他们分析,东阳市公安机关迅速以涉嫌“诬告陷害”对吴、蔺采取强制措施,或跟后者没有直接证据有关。

  据了解,8月1日,北京律师王永杰、王常清已经分别会见了吴永正和蔺文财。据王永杰表示,吴、蔺二人精神状态不错,并坚称自己无罪。

  王永杰表示,吴英因曾检举过陈军而“申请回避”,根本不是控告,既然连“告”都谈不上,何来“诬告”之说?作为吴英案的代理人,蔺文财有代为提出回避申请的职责。“即使反映失实,他们也只需承担民事侵权责任。”他说。

  被抓当天细节

  记者通过多个消息源还原了吴永正被抓过程。

  据了解,吴永正是在7月29日在其租住的房间被东阳警方控制的。当天上午,吴永正与两位朋友驾车前往距东阳市70多公里的诸暨市,调查吴英此前购置的半层写字楼的情况。令吴永正惊讶的是,被查封的这处500多平米写字楼已被租给企业办公。吴对此予以指责,并与物业人员发生争执。

  当天下午吴永正回到东阳的租住地。晚8时许,他的一位朋友来找他,发现房门锁着,屋内开着灯。朋友敲了三次门后,才有人开门,告诉他吴永正有事出去了。屋内,站着两名男子,门口摆着三角架和相机,似乎在拍照或摄像。朋友下楼时注意到,就在该单元一楼门口,有两辆车呈八字形停在门口。他随后拨打吴的电话,其手机已关机。

  吴英之妹吴玲玲说,父亲当晚未回家吃饭,7月30日中午市公安局告知消息,后收到刑拘通知书。记者注意到,该通知书仅载明吴永正涉“诬告陷害”,而并无东阳市新闻办官微“东阳发布”所公布的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

  蔺文财原定7月29日下午4时乘机到长春,因飞机延误,他开了一间房休息,正常办理登记手续。傍晚办理登机手续时,被机场警方控制,东阳警方此前对其进行了网上追逃。而记者获得的手机截屏显示,蔺文财在被抓前曾与东阳市公安局一位人士有短信联系。

  据接近吴永正的人士透露,蔺文财在吴英被改判死缓后介入此案,并获得了吴英的授权委托书,但未收取案件代理费,甚至部分往返东阳的差旅费用,也由其自掏腰包。蔺文财今年61岁,其名片显示,他是“中国民告官”网站的站长。

  记者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在“诬告”风波发生前的6月5日,蔺曾专程到东阳面见陈军,想了解东阳市处置吴英案资产的情况,不过因沟通不畅,二人发生冲突,陈军将蔺文财轰出办公室。

  视频显示,蔺文财质疑东阳市政府处置吴英案资产违法,但陈军称未处理吴英资产,而是处理“赃款赃物”。蔺称政府无权处置赃款赃物,陈军改口为“协调处理”,并称与蔺文财没有任何关系。

  而就在“诬告”风波发生后,原定在7月底召开的吴英案债权人通气会被临时取消。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