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济南律师马如杰的博客

心存敬畏,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马如杰律师,济南市第四届青年优秀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硕士学位,中国致公党党员。 擅长刑事辩护,办理了大量刑事案件,包括故意杀人案,故意伤害案,寻衅滋事案,受贿案,滥用职权案,玩忽职守罪,敲诈勒索案,非法拘禁案,毁坏公私财物案,盗窃案等刑事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 手机:13905315398 电子邮箱mrjlawyer@126.cn 律师在线咨询TM:844148651 律所网站:http://www.9148law.com/

网易考拉推荐

山东临沂故意杀人奇案:政法委协调“降级”审理  

2014-12-13 06:0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临沂故意杀人奇案:政法委协调“降级”审理


  山东临沂一起6年未有定论的故意杀人案件,如今受到法学专家的质疑—这起致一人死亡的刑案发生后,临沂检察院两次对“嫌疑人”提起公诉,又以事实、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诉。然而,本案此后又被“降级”转至事发地的县级法院,再度开庭审理。

  专家指出,可能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的刑事案件属于市级法院管辖的案子,下级县法院无权审理,本案的程序存在明显问题。

  费县法院一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称,原则上,该案应当由临沂中院审理,因临沂政法委协调,才转至县里审理。

  命案牵出三名嫌疑人

  2008年2月28日,费县探沂镇发生一起命案。

  受害女子李二妹原是云南红河县人。2003年9月,经该镇宁家后峪村宁贵强之妻李小妹(云南红河县人)介绍,李二妹与后峪村的宁德军结婚。

  临沂检察院的起诉书称,婚后,李二妹多次对外宣称系被李小妹贩卖。宁贵强怀疑李小妹的离家出走与李二妹有关,遂对李二妹产生不满。宁贵强的父亲宁保富因怀疑他多次被李二妹对外宣称曾与本村妇女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也对李二妹心存怨恨。宁保富父子二人遂预谋杀死李二妹。

  起诉书称,事发当晚,他们将李二妹骗至探沂镇东长立庄村西一水井处。宁贵强扼掐李二妹颈部,致其颈部受压窒息死亡。尔后,二人用事先准备好的塑料绳,将李二妹的尸体捆绑石块抛入水井中。

  李二妹的尸体被发现后,宁保富父子二人被怀疑为凶手。2008年6月12日,宁保富父子二人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7月8日被逮捕。

  受此案牵连的还有宁贵强的母亲李花勋。起诉书称,李花勋明知宁贵强、宁保富杀害李二妹的犯罪事实,仍向公安机关作虚假证明,涉嫌包庇罪。她与宁保富父子同日被刑拘。

  重刑案件转至县级法院审理

  2009年1月8日,临沂检察院以宁贵强、宁保富涉嫌故意杀人罪,李花勋涉嫌包庇罪,向临沂中院提起公诉。

  临沂中院在审理期间发现有漏罪,该案又退回补充侦查。2009年9月25日,临沂检察院在原有罪名基础上,给三人各加了拐卖妇女罪,再次诉至临沂中院。

  但临沂中院尚未作出判决,临沂检察院却以本案事实、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回起诉。2010年12月29日,临沂中院准许了临沂检察院的撤诉。

  宁家人以为检察院撤诉后,案件就到此结束,但让他们意外的是,该案却转到费县审理。

  司法材料显示,2011年11月7日,费县检察院以费县公安局在2008年8月21日移送的审查起诉材料,向费县法院提起公诉。

  澎湃新闻注意到,此次起诉的罪名与2009年时一样,临沂检察院补充的拐卖妇女罪,并未列入这一次的起诉书。

  2011年12月和2012年6月,费县法院两次开庭审理此案,但至今没有判决。2013年10月28日,经律师刘红臣努力,费县法院决定对宁保富父子二人取保候审。至今,距离案发已过6年,取保候审也已期满,该案却杳无音信。

  法院称政法委协调变更管辖

  可能判死刑或无期徒刑的重刑案可否移至县级法院审理呢?

  “实体上是否杀人暂且不说,光从程序上来看,该案存在明显问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副教授门金玲了解了有关案情后告诉澎湃新闻,根据起诉书表述,该案“涉嫌故意杀人,后果严重”,被告人可能判死刑,理应由中级法院,即临沂中院来审理。按照法律规定,下级费县法院是不可以审理上级临沂中院管辖的案件,且市检察院撤诉后,该案就应当结束了。

  门金玲还表示,除非罪名或犯罪事实发生重大变化,案件可以改变管辖。但从费县检察院起诉书来看,其指控的罪名和事实与临沂检察院指控的一模一样,“不应改变管辖权。”

  12月10日,费县法院一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原则上,该案应当由临沂中院审理。但临沂政法委协调,该案转至费县,中院指定由该院审理。

  门金玲进一步指出,本案目前的情况,很像当年的“湖北佘祥林案”:“由政法委拍板,本该市中院审理的案子,移到下级法院审理,判十多年,在市、县两级法院就能终结此案,规避了判死刑由最高法复核的程序。”

  这一案件也反映了撤诉案存在结案难的问题。上海律师丁金坤认为,一般情况下,取保候审期满后,自动解除,案件就不了了之。

  “至今,法院没宣判,也不能申请国家赔偿。”宁家人称,自己是无罪的,均在刑讯逼供下作了有罪供述。现在,他们还担心会再次被刑拘。

  这种担心现在看来并不多余。费县法院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虽该案已中止审理,但公安机关仍在补充侦查,待有新证据,法院将再开庭。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